您的位置: 高碑店信息网 > 时尚

男子失明后生活无法自理邻居物业伸援手

发布时间:2019-11-28 16:12:41

男子失明后生活无法自理 邻居物业伸援手

有大家的帮助,王丁山精神面貌好了许多,他期待着能重新回去上班

理着清爽的平头,穿着格子衬衫,40岁的王丁山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悠闲地抽着烟。

前天,他被送到鲤城福利院。眼前的世界虽然还是看不见,但这些天来,他却感受到更多的温情。

两年前,他在鲤城常泰高科雅园申请了廉租房,一个人住着,在市区少林路当过保安。

一个多月前,反反复复的失明,让他的生活突然陷入混乱。

乱糟糟的头发,赤裸着上半身,躺在地板上,尿得到处都是他就这样有点失礼地闯入邻居们的视野,但并未吓到他们。

平时不怎么打招呼的对门邻居郑先生夫妇,开始每天为他多煮一份晚饭,跑上跑下买烟买吃的,小区物业公司安防领班老胡常给他买爱吃的扁食,安防蔡队长和物业公司吴主任帮他跑部门,找福利院。

不知是否真是几年前那场车祸留下的后遗症,王丁山连记性也不好了,他以为自己的父母还活着,但他清楚地记得这些日子帮助过他的邻居和保安。他还等着公司的回复,待休养好了回去上班。

对门夫妻:

一个人太可怜,帮他也是人之常情

王丁山对门住着一对80后夫妻,老公姓郑,老婆姓赖。郑先生夫妻只知道对门单独住着一个人,两家并没有什么交集。

5月2日下午,郑先生出门时,听到对门屋内传来细微的声音,好像在喊我没吃饭,帮我开开门。郑先生凑到门前说道,你从里面开。我看不到,开不了。

郑先生急忙到物业公司求助,物业报警,常泰派出所和消防都来了。

屋门破拆后,王丁山躺在地板上,屋内一片狼藉,电热水瓶摔碎了一地,风扇倒在地上,他的手臂被划伤。

这时候,郑先生才知道王丁山的眼睛看不见,还了解了他的身世无父无母,只有个抱养的姐姐,已嫁人。

此后,王丁山的屋门常开着,郑先生的妻子常看到他躺在屋里,也没有煮饭。

从5月中旬开始,郑先生家的晚餐,都会多煮一些,再拿着王丁山的碗,盛好后端给他。他很客气,要算钱,我跟他说不用了。他还问我姓什么。在郑先生夫妻看来,都是邻居,帮助他也是人之常情。

经常,晚上下班回到家,郑先生先往丁山家瞄一眼,顺便进去问他好不好。丁山有时会叫他,小郑,能不能帮我买包烟,郑先生就会跑上跑下,帮他买烟买吃的。

小区物业:他还很客气,要走时,还说谢谢

上周五,郑先生从德化老家回泉州,却没见到丁山。第二天看到他时,才知道他前一天摔下楼梯住院了。

小区物业安防蔡队长记得那天,有人跑来跟他说,14楼楼梯的平台上躺着一个满脸是血的人。

他赶过去,就发现丁山头上都是血,但意识清醒。丁山告诉他,自己想出去走走,因为看不见,就从楼梯间摔了下去。

蔡队长打了120,把丁山送到医院包扎,还给他打包好饭。第二天,蔡队长和物业公司吴主任向主管部门住建局反映这事,住建局很快帮他们联系上民政局。当天下午,蔡队长回到医院时,才发现丁山被他姐夫送回家了。

丁山摔伤后,小便有点失禁,屋里开始有味道。郑先生一人忙不过来,物业保洁员被叫来支援,每天帮忙清理打扫。

安防领班老胡每天早中晚三次巡逻,其他保安每两个小时也会巡一次楼层。老胡要是知道丁山中午没吃饭,下午一定会多跑一趟,问他想吃点啥。

几天下来,老胡知道丁山喜欢吃扁食。每次送饭,他都会等丁山吃完再走,有时帮他舀舀扁食,或拿些东西。他还很客气,要拿钱给我,我说不用不用,老胡说,他要走时,丁山还常跟他说谢谢。

福利院:理完发洗完澡,他变成帅小伙了

丁山的记忆模糊又不连贯,他说几年前曾出过一场车祸,眼睛视力开始下降,今年4月底,变得越来越看不清;自己曾在少林路当过保安,一个月工资2000多元,没有结婚。眼疾复发后,才没去上班。

关于家人,他说家里还有父母和姐姐,自己没有结婚。但常泰派出所民警查询发现,丁山的母亲已经过世,父亲的档案还在,但物业和社区工作人员都说,他的父亲也过世了,有个抱养的姐姐出嫁后,没怎么管他。

常泰高科雅园的那间廉租房,是丁山2010年申请的,2012年2月入住。小区物业公司吴主任说,丁山之前都有上班,还到他们小区面试过。有段时间,他姐夫还常提东西给他,后来说他姐姐生病了,就没再来,直到上周五,丁山打让姐夫将他从医院接回家。

前天下午,临去鲤城福利院前,丁山给姐姐打过一个,姐姐说要赶来,但始终没有出现。

鲤城福利院陈副院长说,这两天的观察,丁山的视力基本看不见了,小便还有点失禁。福利院的生活,有护工帮忙打理,端饭、刷牙洗涮都不是问题,丁山的精神状态也好了许多。

公司的答复还没下来,丁山也不知道那天能回去上班,他说,我这个样子,看来得休养一段时间,才能去上班了。而且,这些天来帮忙照顾自己的邻居和保安也等着跟他们说谢谢。( 尤燕姿 黄谨 文/图)

唯美句子
美发
家居风水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