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高碑店信息网 > 体育

魔王在路上 135 第一意志的判决

发布时间:2019-10-12 22:08:38

魔王在路上 135 第一意志的判决

迪席的惨叫持续了数分钟才告终结。黑铁链子在魔焰的作用下慢慢燃尽,最后没入诗人的灵魂深处。

接受了灵魂奴役的迪席显得有些呆滞,他和魔王之间如同连接着一条无形的木偶线。魔王的一个念头、一个思维,都能对迪席产生影响。

“这算是成功了?”红色怒火看着呆坐在椅子上的游吟诗人说,“风语者怎么样了?”

魔王走上前,在迪席的面前仔细地观察了一番,指着他的左眼说:“好像躲在他的左眼里了。我正在考虑,要不要让他把自己的左眼挖出来。”

红龙咂咂嘴说:“你还真是残忍。”

魔王摇摇头,“终究是个隐患,这可是有思维的灵魂意志,不是一个本能。而且我也没时间去驯服他。”

卡瑟琳一直在旁边观摩,这时忽然发言:“你不是没打算奴役他,何必要他伤害自己。”

“你舍不得你的小情河蟹人了?”魔王讥笑起女法师,“我只是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

“我没有情河蟹人,你要我说几遍?”卡瑟琳的语气中难得出现那么一丁点不耐烦,“我只是希望你别再浪费时间了。你奴役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能顺利给我做一个判决。之后,放了他不就行了。”

魔王呵呵笑道:“那怎么行,我答应过他,要让他能一直待在你身边的。”

红色怒火说:“我们先来看看效果吧,你现在能让他干什么?”

魔王说:“什么都可以。站起来,转三圈,趴在地上打个滚,坐回去。”

果然,迪席在魔王的命令下

,从椅子上站起身,原地转了三圈,然后躺到地上打了个滚,又爬起来坐了回去。

“真是比狗还听话。”红龙感叹了一句。

“要的不就是这个效果,不然怎么叫奴役呢?”魔王不以为然地说。

“那你让他现在宣判,‘我判定卡瑟琳无罪,无须承担卡夫的罪责’。”红色怒火指示魔王。

“好办。”魔王“啪”打了一个响指。

迪席在椅子上端正坐好,大声说:“我判定卡瑟琳有罪,必须承担卡夫的所有罪责。”

“什么?”红龙“噌”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开什么玩笑!”

“不对啊,怎么回事!”魔王也叫起来。他“啪”、“啪”、“啪”连打数下响指,迪席坐在椅子却完全没有动静。

“啊哟”魔王突然捂着脸蹲下身子去,他的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响声。天上凭空出现一把半人高的大铁锤,“砰”地砸在魔王的身上,一锤子将他砸进地面。

“该死。”红色怒火撒开腿朝着迪席跑去,用一个夸张的飞扑动作,将诗人连人带椅子一起扑倒在地。两人在翻滚中撕打,红龙的头颅迅速膨胀变大。

红色怒火骑在迪席身上,一口将诗人的上半身呑进嘴里。红龙用力地咀嚼,“咯吱咯吱”的声音听得人毛骨悚然。他就像在嚼一块嚼不烂的老牛皮,迪席的下半个身体还吊在他的嘴边。

天空中“噼里啪啦”落下闪电,一股脑儿地打在红色怒火的大脑袋上。这颗龙头冒起丝丝白眼,红龙全身抽搐,仰面倒了下去。

迪席从红色怒火的嘴里伸出两只手,掰开红龙的上下颚。他从红色怒火的嘴里将自己的上半身挪出来,重新站直了。

倒霉的诗人一副落魄的样子,他的衣服全都破破烂烂、丝丝条条,看不出原有的样式,就连帽子也不见踪影。迪席伸手在红龙的嘴里掏了几下,捞起已经撕开大半的可怜四角帽。他勉强将帽子戴上,把倒在地上的椅子扶起来,一屁股坐了上去。

凭空出现的大铁锤还在继续敲打,地面上出现了一个窟窿,魔王似乎就被砸进那个窟窿里了。

“我们都小看了你。”然而魔王的声音从卡瑟琳的背后传来。迪席转头看去,一只油光光的烤兔子走了出来。他背着手歪着头,烤得黑乎乎的眼睛里,流出两道显眼的血迹,偶尔有血滴滴落下来。

烤兔子打量着迪席说:“第一意志,原来风语者才是第一意志。真是一个简单,却又容易忽视的错误。你伪装得真是太好了,我为此付出了代价。”

风语者说:“我一向很照顾迪席。我让他来见见心爱女神,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他差点成功了,我几乎被他和你联手制服。还好我没有先撤消法庭,不然只能当你的奴隶了。”

“我应该想到的。”烤兔子叹了口气,“这其实是你的灵魂城堡啊,在你的灵魂城堡里,我们很难抗衡。”

“不过,我们可是有三个人。”烤兔子来回踱了几步,“就算是在你的灵魂城堡里,也足够和你对抗了。现在的你可没有多少力量了,不是吗?”

烤兔子指了指风语者的双脚。风语者的双脚原本燃烧着两团漆黑的魔焰,现在火焰的颜色变得淡到若有若无,他的膝盖以下好像空空荡荡的。

风语者笑着摇摇头,他挥挥手,白茫茫的空间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卡瑟琳马上发现周围出现了高耸的看台,他们离开风语者的法庭,回到外头了。

“晚了,晚了。”红色怒火坐起身子,唉声叹气,“审判已经结束,真是该死。”

“重审,重审,那就重审吧。”红龙大声叫道,“我质疑风语者,这个大法官不称职,我要求重审。”

“爬虫!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叫唤。”有人爆喝一声,像是在打雷。

红色怒火气得骂道:“卑鄙愚蠢的东西,你给我滚出来。别以为你就此得到了自由和重生,红色怒火的仇恨千年百年也不会消除。重审,我要求重审。你们这些大法官,听不到我的话吗?都给我出来。”

“呸,一条长翅膀的蜥蜴,也敢在我们面前叫嚣。”看台上走下一个人来,不,应该是一头猪。

这头猪体型精致,长着红色卷发,留着两撇红色小胡子。他居然穿着华丽的天鹅绒法师长袍。但由于他是如此瘦小的一头猪,最多也就比烤兔子魔王高出半个头去。所以长袍太长太大,大半截都拖在他的身后。

魔王和卡瑟琳都目不转睛地瞧着这只突如其来的猪。瞧着他像人一样,迈着两条小短腿,从观众席上一层层地跳下来。

九江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绍兴好的性病医院
安顺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九江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绍兴好的治性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