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高碑店信息网 > 历史

神血焚天 第53章 谁比谁奸

发布时间:2019-09-25 21:35:19

神血焚天 第53章 谁比谁奸

纯文字阅读本站域名同步阅读请访问

尘风既猜不到开头,也猜不到结尾,事态的发展超乎了他的认知。

回想起之前在主房之中的那一幕,尘风久久不能回神。

在后的第十滴血落在石化了的蛋壳之上的时候,光华万丈。

知道事态不好的尘风立即便是损耗大气血,发动了诸神神通――神出鬼没。

但是,在尘风回到闭关房的瞬间,就在尘风的眼皮子底下。

那石化了的蛋壳居然孵化了。

是的,孵化了。

尘风亲眼见证了真正的生命奇迹。

从裂开了的石化蛋壳之中,爬虫了一只的生命。

那是一只什么模样的生命,尘风真的没有看清,因为它太小,太弱了。

小到只有拇指大小。

弱到尘风能感觉到它的生命迹象正在速地流逝。

就在尘风想要好好地端详这个出场不凡,但又虚弱得可怜的生命的时候。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毛毛虫一样的它居然挣扎着爬到了尘风托着它的右臂上。

然后狠狠的一口,咬在尘风的右臂上。

剧烈的痛苦刚刚出现,尘风只感觉眼前一花。

那毛毛虫模样的小生命居然消失了。

或者准确地说它是顺着尘风右臂上的伤口钻进了尘风的身体之内。

一个生的生命,居然咬破尘风的手臂,并且钻进了尘风的身体之内。

这一幕让尘风惊呆了。

而诡异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里,小东西不见了,尘风手臂上的伤口也不见了,疼痛的感觉也消失了。

仿佛这一切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看着完好如初的手臂,尘风直愣神。

如果说唯一的不同的就是,尘风的手臂上出现了一个栩栩如生的狼型的图腾。

接下来,才发生了鬼老等数人接二连三地出现在尘风的神血涧的一幕。

感受着外面的吵闹。

尘风也不敢多做停留,急忙离开了闭关房。

而现在尘风再次回到了自己的闭关房,他看着自己的手臂直发呆。

这个狼图腾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尘风肯定自己在这之前从来都没有过纹身。

“那个小东西到底是什么

神血焚天  第53章 谁比谁奸

?我手上的狼图腾又是什么?”

尘风在心里不断地翻腾着这两个念头。

但是,尘风暂时注定是法解开这两个谜团的了。

生的生命不见了,就算尘风内视也没有找到它丝毫的影子。

只有这一个狼图腾,除此之外,尘风毫线索。

“唉!不想了,天亮了,得赶紧恢复气血,天亮之后还需要继续打擂呢!”

良久之后,终于确定自己毫办法了,尘风这才开始了入定。

尘风绝对不是一个喜欢钻牛角尖之人。

现在事已至此,多想益。

何况,发生着他身上怪异的事情还少吗?

还有什么能比死而复生诡异的?

近百颗气血丹服用下去之后,尘风缺失的气血终于开始慢慢地恢复着。

一般人在换血境的时候,哪怕是气血耗尽,也只需要十几颗气血丹便可以部恢复了。

但是尘风和一般人不一样。

他的气血太过浑厚了。

而且尘风之前发动了诸神神通,对他的气血消耗太大了。

足足近百颗气血丹才恢复过来。

当然了,恢复的也只是他的气血,心神的疲惫暂时还没有办法恢复。

但是就算是这样,那也足够了。

等尘风再次睁开眼睛,阳光已经洒满了大地。

“又是美好的一天。”尘风伸了一个懒腰。

随即想到了昨晚的诡异事件,尘风挽起衣袖,看了看那依然张牙舞爪的狼图腾。

还是没有任何的变化,一切如旧。

“唉!希望不会是坏事吧!”尘风再次感叹了一句,他穿戴好衣物,把手臂上的狼图腾藏好。

这才离开了闭关房。

“尘风,你终于出来了。”然而,尘风一开门,便是见到傻大个和小魔女一脸焦急地等在门外。

“咦?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尘风问道:“对了,你们昨晚去哪了?怎么不在神血涧?”

尘风终于想起来,貌似昨晚他们两个都没有在神血涧啊!

只不过昨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尘风才没有想到他们。

现在见到他们,不由问道。

“先不要管我们,说说你。”小魔女一脸关切,不答反问道:

“昨晚怎么回事?我们一回来就听到那些奴仆丫鬟在说着昨晚的事情。”

傻大个也在一旁追问道:“是啊尘风!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是猎影楼?”

昨晚的事情太诡异了,傻大个和小魔女都想不出有谁敢在百兽斋闹出那么大的动静。

除非是猎影楼。

也只有猎影楼那些认钱不认人的家伙,才有可能敢这般丧心病狂。

“放心吧!应该不是猎影楼,具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当时在闭关恢复。”尘风打了一个哈哈,转移话题道:

“倒是你们,作为你们到底去哪里了?害我担心了一晚上。”

天地良心,尘风昨晚确实担心了一晚上。

只不过他担心的并不是傻大个和小魔女。

“还不是因为他,和他老子一个模样,奸商。”再次说到昨晚的去向,小魔女狠狠地刮了傻大个一眼。

尘风顿时加疑惑了,傻大个和他老子一个模样?奸商?

到底这傻大个做了什么天怨人怒的事情,使得小魔女对他那么大的意见?

随着小魔女的讲述,尘风不由哑然失笑。

原来,通过昨天尘风大战二十场挑战赛之后,依然健步如飞的事情。

使得傻大个看到了其中的商机。

他终于彻底相信尘风绝对是在扳指吃老虎。

因此,傻大个居然开盘设赌。

赌尘风的输赢。

为了让自己的赌局能够尽地传播出去,昨晚一整晚傻大个都拉着小魔女到此宣传。

这一下使得整个内门弟子,甚至核心弟子都惊动了。

很多人纷纷下注。

特别是尘风对上地榜高手的赔率高得吓人,尘风赢一赔一百,尘风输,一赔0。01。

要知道这一次的挑战赛,除了地榜前三的内门弟子没有参加,其余的七大地榜高手都报名了。

这种输赢赔付差距如此之大的赌局,形中也向众人传递出了一个信息。

那便是尘风肯定会输给地榜中的高手。

很多人抱着这样的一个心理,纷纷下注押尘风输。

一些核心弟子甚至是普通长老出手阔绰,一注就是好几万甚至十几万。

押尘风赢反倒成为了大冷门,就没有多少人买。

仅仅一晚上,傻大个就收取了将近一百多万的赌本,真正数钱数到手抽筋。

可以想象,在接下的几天里,傻大个的赌局将会有多的人参与。

到时候,只要不出意外,傻大个能赚得体满钵满。

“我靠,果然不愧是奸商,我累死累活才赢了那几百万,你动动嘴就赢了一百多万。”尘风顿时语。

“嘿嘿,尘风,哥们我现在家性命就压你身上了,你可千万别输啊!”傻大个满怀希冀地说道。

他现在收取的赌本过百万,若是尘风输了,百倍的赔付,那也上亿了。

“你还真不怕噎死。”尘风彻底语了:“不过……”

说到这里,尘风微微一笑,故意把语气拉得十分的长。

“不过什么?尘风,风哥,你可千万不要害我啊!”傻大个心惊肉跳地想道:

难道自己猜错了?尘风没有把握战胜地榜的高手?

“不过,赌本我们平摊,否则我现在就上去,一输到底。”尘风威胁道。

“别,别,风哥,就这样说定了,我们一人一半,你可千万不要输啊!”傻大个哪里敢有半分讨价还价的胆量。

虽然傻大个有些经商头脑,但是这毕竟是他这辈子罪过大的生意,他都有些乱了心神了。

上亿的款项赔付出去,他这一身肉都炸不出来啊!

尘风微微一笑,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说道:“这还差不多,嘿嘿……我尽量不输。好了,都到会客厅来,我有东西给你们。”

说完,尘风走了。

只留下傻大个感恩戴德地插着冷汗,只要不赔就行了。

小魔女却是捂着嘴,笑道:“傻大个,你还真是傻,你就是不分给尘风,他也不敢输啊!不要忘了,他若是输了,他需要赔付的可比你多哦!”

小魔女说完,也走了。

只留下傻大个杀猪般的喊冤之声:

“尘风,挨千刀的,你才是真正的大奸商啊!”

贵阳治疗阴道炎医院
贵阳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贵阳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贵阳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贵阳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