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高碑店信息网 > 科技

煤化工产业转型令兖矿深陷迷途

发布时间:2019-11-24 05:02:08

煤化工产业转型令兖矿深陷迷途

一线调查 月亏2000万榆能化甲醇项目沦为兖矿“鸡肋” 漫天风雪,从元月下旬开始,迄今都覆盖在鄂尔多斯盆地的大多数地方。 出煤都榆林城北约四十五公里处,兖矿集团榆林能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榆能化”)占地一百多亩的煤制甲醇厂区,此时亦困守在巨大的雪幕当中。 事实上,这一项目早已沦为兖矿集团在煤化工领域的第一块鸡肋——由于在持续十年的榆树湾煤矿股权纷争中失去了原先的配制煤炭资源,榆能化的甲醇生产成本也因此长期高于竞争对手,兖矿集团为此不得不转战鄂尔多斯建设后续的180万吨煤制甲醇项目。 然而,2014年四季度开始的国际原油价格暴跌态势,让甲醇下游的需求市场瞬间瘫痪,甲醇价格急剧跳水。这亦导致兖矿集团布局于陕蒙晋“能源金三角地带”的150万吨/年煤制甲醇项目,开始饱受“寒冬”考验。 “现在每销售一吨甲醇就要亏损400多元,而我们一个月的产量是5万吨。”2月上旬,榆能化综合部相关负责人黄孝华告诉说,企业压力巨大。 “眼下的行情已经处于极端状态,我们认为所有外采煤炭且装置较小、人员冗杂的煤制甲醇项目,都没有理由不陷入巨亏。”中宇资讯甲醇分析师于芃森认为,产能扩张与亏损加剧正在成为煤制甲醇产业的主要矛盾。 为何亏损运营 “我们是从河北过来提货的,这是年前最后一趟。”甲醇货运司机李海侠站在榆能化厂区大门口一字排开的货运卡车前,如此告诉。他说此话时,离春节还有十几天。 了解到,榆能化目前(特指春节前)日均生产甲醇约1800吨,而发运量为2750吨。虽然产销数据看上去不错,但事实上,榆能化目前却处在亏损运营状态之中。 “现在市场价大约每吨在1200元到1300元之间,我们的成本接近1600元/吨,每吨要亏损400元。”上述榆能化的负责人介绍称,“相比前几年元/吨的出厂价,市价直接掉了一半。” 数据显示,榆能化年产甲醇60万吨,月均产能5万吨。而据了解,2015年1月以来该公司精甲醇产量为7.69万吨。按照每吨亏损400元计算,榆能化每月亏损在2000万元以上。 传统意义上,包括煤制甲醇在内,煤化工下游产品原本对原油下游产品都具有替代性,但由于目前原油价格仍在低位徘徊,这使得原油下游产品更有价格竞争力,煤化工企业的效益情况因此“大反转”。 多位榆林甲醇经销商向证实,陕北地区现在的甲醇的价格大概在1300元每吨左右,已经低于成本线,“目前西北主产区已经全面亏损两个多月了。” 但是,面对亏损状态,榆能化却不得不维持开工状态。 “现在处于冬季,不能轻易停车,停车成本更大,所以即使赔本也要开工。”上述榆能化负责人无奈地表示,虽然现在煤制甲醇处于亏损状态,但却不得不开工,“不开工就没有现金流,企业运营更困难,工人工资、机器设备、用电用水、折旧等等,都需要用钱。” 对此,安迅思甲醇分析师钱虹名分析表示,甲醇企业在冬季的确不能轻易停车,“开停一次车的成本大约在五六百万元左右,而且至少前几年甲醇还是很赚钱的,如果停产将来价格上涨,客户流失,后果更加严重。” 事实上,兖矿集团在陕蒙地区布局的煤制甲醇项目正面临着上述巨大的竞争压力。一些不愿具名的兖矿内部人士向证实说,不愿意停产的主要原因是担心客户流失,外加一些长协客户有合同约束,一旦停产,企业赔不起。 据中宇资讯统计数据表明,2014年西北地区(内蒙古、陕西、宁夏、青海)甲醇新增产能在1095万吨/年,较2013年增加236.9%,占年度新增产能总数的80.8%。该报告同时指出,西北地区甲醇装置产能目前已占到全国总产能的一半左右,其中绝大部分为煤制甲醇。 与此同时,2014年甲醇社会库存自6月份起开始大量增加,并创下了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新高。 矿权纷争“后遗症” 不过,兖矿煤制甲醇的“考验”远不止于此。 据了解,偏居榆林的榆能化成立于2004年,是兖矿驻陕开发的先锋部队,主要担负兖矿陕北能化基地的项目开发和管理工作。 但就是这一先锋项目,却在长达十年的配制煤矿——榆树湾煤矿矿权的纷争中,失去了自有煤炭资源的主动权。 “总投资1000亿元,开发建设包括煤矿开采、甲醇、煤制油等符合‘三个转化’的重大项目,形成甲醇产量240万吨、烯烃80万吨、煤制油1000万吨的生产规模,再造第二个兖矿。”2003年,兖矿集团做出了在陕西省进行重点投资发展的战略性决策,并雄心勃勃落子榆林,斥资35亿元建成60万吨甲醇项目。 为此,陕西将榆林当地的榆树湾煤矿配套给了兖矿集团。 资料显示,榆树湾矿资源储量18.05亿吨,可采储量12.45亿吨,生产能力800万吨/年。采用从德国进口的最先进的机械化生产方式,每年实际产量可达到1000万吨左右。 按照设想,榆树湾矿产出的煤炭主要通过三个途径销售:150万吨左右的煤炭作为甲醇原料;当地市场可销售400万吨;其他通过铁路外运销售。 兖矿集团若将榆树湾矿收入囊中,主要受益者就是公司的煤制甲醇项目。根据当初的约定,榆树湾煤矿提供甲醇项目用煤成本为成本价,兖矿煤制甲醇用煤成本将更低,完全达产后,甲醇项目将迅速盈利。 孰料,各方利益纠葛,让榆树湾煤矿的法人资格问题长久难解。 2006年3月,陕西省发改委主持召开榆树湾煤矿合资三方会议,确定“兖矿集团、正大集团、榆神三方按41%、40%、19%的股权比例合资建设榆树湾煤矿”。榆树湾煤矿项目合资公司注册资金4.8亿元,其中兖矿集团和正大集团以现金出资,榆神煤炭以榆树湾煤矿的资产出资,兖矿集团和正大集团另向榆神煤炭公司支付前期投资补偿金1.5亿元。 然而,一场“优质煤矿资产涉嫌贱卖给外资企业”的舆论风波,使三方合作陷入停顿。一年后,专业机构出具资产评估报告书认为:“榆树湾煤矿有限公司的净资产于2006年10月10日所表现的持续经营价值为261241.06万元”。 2008年10月18日,榆林市国资委出具《关于榆树湾煤矿资产处置合资经营的意见》提到,“榆树湾煤矿资产处置补偿金,按兖州煤业、正大公司各自持股比例以现金方式一次性支付。”这里提到的处置补偿金即评估后的26.12亿元。 这一评估价仍未让榆神煤炭在协议书上签字,理由是“榆林市国资委出具意见时已经超过有效期,理应对榆树湾煤矿进行二次评估。” “说白了,就是2008年煤价飞涨,当地已不愿轻易出手了。”知情人士透露,“现在榆树湾煤矿控制权在榆神煤炭集团手中,兖矿只是负责一部分生产工作。” 他还透露,目前兖矿从榆树湾煤矿获得的煤炭价格,实际上与市场价相差无几,“他们的成本价是100多元/吨,卖给我们大概是240~250元/吨。” 这意味着,兖矿煤制甲醇在煤炭成本上要比自有煤矿项目高100元/吨。 实地看到,兖矿60万吨/年甲醇项目与榆树湾煤矿比邻而居,中间通过一条约3公里长的运输带和煤矿相连。数据显示,该项目每年从榆树湾煤矿采购煤炭约160万吨。 寄望煤制烯烃 “兖矿榆林60万吨一期煤制甲醇因为榆树湾煤矿不能保证原料,折腾了很久,原计划的二期180万吨就没有原地建设,转到了鄂尔多斯。”一位熟悉内情的榆林市人士介绍说。 彼时,基于山东省和内蒙古自治区签订的《能源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兖矿集团与鄂尔多斯市政府签订了《煤电化综合开发框架协议》,并于2009年12月成立兖州煤业鄂尔多斯能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鄂能化”)负责在内蒙古的煤化工项目开发。为此,鄂尔多斯为其配套了包括石拉乌素和营盘壕煤矿在内的五个矿井。 2014年6月,鄂能化一期90万吨煤制甲醇投料成功。随后,该项目于7月实现打通全线流程,生产出合格甲醇。 按照计划,鄂能化二期项目建成后,生产规模将达到年产甲醇180万吨、烯烃60万吨。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兖矿集团在陕蒙两地已建成的煤制甲醇产能已达150万吨/年。 但事实上,甲醇市场价格在2008年下半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处于较高位,之后国外甲醇大量低价向我国出口,使国内甲醇市场价格急跌,导致市场价格长期与生产成本倒挂,行业亏损严重。 针对煤制甲醇的过剩和价格低迷,兖矿集团将目光盯在了煤制烯烃“转化”上。 2014年10月,兖矿集团副总经理、未来能源总经理孙启文曾公开表示:“甲醇找不到出路,只有找煤制烯烃了。”他解释说,煤制烯烃实际上是煤生产甲醇,再用甲醇来生产烯烃,“这部分生产消耗了一部分甲醇,但还有大量的甲醇是消化不了的。” 问题是,计划中的鄂能化年产60万吨煤制烯烃项目迄今仍未能全面开工建设,换言之,无论榆能化还是鄂能化的煤制甲醇,在两年之内,仍无法实现就地转化成煤制烯烃。 资料显示,我国已经进入开工建设或前期工作的煤(甲醇)制烯烃项目超过50个,预计2020年将形成1500万吨/年煤制烯烃产品。据中化新资讯统计,截至2014年8月份,已经投入运行7个煤(甲醇)制烯烃装置,总产能446万吨/年。 对此,于芃森分析称:“随着国内煤制烯烃产业的逐步兴起,甲醇作为煤制烯烃中重要的一环获得了长足发展,2014年新增的甲醇产能中,位于西北的有接近700万吨/年是有着直接下游市场的,就是煤制烯烃企业的配套装置,刨去煤制烯烃新增的甲醇产能,西北产能实际增量尚不足200万吨/年。对于甲醇行业本身而言,当前的产能确实处于过剩期,西北的情况尤其严重。”于芃森也指出,煤制烯烃产能一旦追上来,则煤制甲醇的过剩就不会成为常态。 但是,烯烃消耗甲醇,是否预示煤制甲醇的春天将要到来?有不少业内人士分析,“烯烃马上就要饱和,一旦饱和价钱就要往下跌,还像当初的甲醇一样。烯烃现在有1000多元盈利空间,一跌之后就跌没了。” 对兖矿榆能化而言,2015年的春寒才刚刚开始。

交通事故
悬疑灵异
设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