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高碑店信息网 > 游戏

火车厕所门夹断乘客拇指列车方称在乘客

发布时间:2019-11-29 05:14:04

火车厕所门夹断乘客拇指 列车方称在乘客

安徽的丁大妈满心欢喜地乘火车来广州增城带孙子,没想到火车到站时,厕所门突然关闭,把她的大拇指生生夹断!经过及时就医,丁大妈的手指算是保住了。列车方表示,此事是乘客自身,但仍会给予一定赔偿。

丁翠兰是安徽宿州人,本月24日下午4时许,她与丈夫卢先生从徐州上车,乘坐青岛始发到广州东的T159次列车,计划在离增城较近的东莞东站下车。千里迢迢来广州,目的是给同在增城石滩一家公司上班的儿子和女儿带孩子,“小孙子才四个礼拜,外孙女才两岁,正是离不开人的时候”。

按照卢先生的说法,25日中午12时06分,列车快要到达东莞东站时,他们排好队准备下车。由于下车的人比较多,站在前面的妻子被挤在厕所门附近。厕所门没关,列车进站时有些摇晃,妻子的手就扶着厕所门。“结果进站刹车,厕所门突然关上,她大叫一声,左手拇指被门夹住了!”卢先生说,他赶紧推门抓住妻子的手,发现拇指一节已经断裂,只有一点皮肉挂住。

卢先生说,事发后,列车方让他们自己先看病再做处理,人生地不熟的老两口只得在火车站苦苦等待女儿的到来。经过3个多小时,丁翠兰才被送到海珠区紫荆医院救治。

昨日上午,见到丁翠兰时,见她的左手包扎完好,不过她说还是疼得厉害。更让她难过的是,本来是来给儿女帮忙的,没想到“反而添乱了”。主治医师表示,伤者的大拇指已经被接上,如果骨头恢复得好,拇指的活动应无大碍。[1][2][3][4][5]下一页尾页“我记得以往坐火车,列车员都会在到站时把厕所门锁上,这次怎么就没关好呢?”卢先生认为,在东莞东站进站时,列车员工作失误没有关闭厕所门,因此铁路部门应当担责。

但让卢先生感到郁闷的是,25日当天列车方负责人来到了紫荆医院,给了他们2000元,但表示钱是借的,要求卢先生写欠条。“他说不能确定事故原因,要到单位向领导汇报,如果断指与列车运行无关,这钱要还给他们”。

昨日上午,青岛客运段青广车队负责人、T159次列车长等人来到医院,垫付了八千元医药费,并表示待丁翠兰治疗结束后,由医院出具明细治疗费用后再商议支付问题。不过,铁路方面没有明确表示事故方,并表示还需继续调查,对2000元“借款”的说法则未作回应。

针对为何停站时厕所门未关闭的情况,T159次列车长周庆国表示,按照列车相关规定,停车3分钟以上,厕所才要求关闭使用,而T159只在东莞东站停留2分钟,厕所不用关闭。前一页[1][2][3][4][5][6]下一页尾页“我记得以往坐火车,列车员都会在到站时把厕所门锁上,这次怎么就没关好呢?”卢先生认为,在东莞东站进站时,列车员工作失误没有关闭厕所门,因此铁路部门应当担责。

但让卢先生感到郁闷的是,25日当天列车方负责人来到了紫荆医院,给了他们2000元,但表示钱是借的,要求卢先生写欠条。“他说不能确定事故原因,要到单位向领导汇报,如果断指与列车运行无关,这钱要还给他们”。

昨日上午,青岛客运段青广车队负责人、T159次列车长等人来到医院,垫付了八千元医药费,并表示待丁翠兰治疗结束后,由医院出具明细治疗费用后再商议支付问题。不过,铁路方面没有明确表示事故方,并表示还需继续调查,对2000元“借款”的说法则未作回应。

针对为何停站时厕所门未关闭的情况,T159次列车长周庆国表示,按照列车相关规定,停车3分钟以上,厕所才要求关闭使用,而T159只在东莞东站停留2分钟,厕所不用关闭。前一页[1][2][3][4][5][6][7]下一页尾页“我记得以往坐火车,列车员都会在到站时把厕所门锁上,这次怎么就没关好呢?”卢先生认为,在东莞东站进站时,列车员工作失误没有关闭厕所门,因此铁路部门应当担责。

但让卢先生感到郁闷的是,25日当天列车方负责人来到了紫荆医院,给了他们2000元,但表示钱是借的,要求卢先生写欠条。“他说不能确定事故原因,要到单位向领导汇报,如果断指与列车运行无关,这钱要还给他们”。

昨日上午,青岛客运段青广车队负责人、T159次列车长等人来到医院,垫付了八千元医药费,并表示待丁翠兰治疗结束后,由医院出具明细治疗费用后再商议支付问题。不过,铁路方面没有明确表示事故方,并表示还需继续调查,对2000元“借款”的说法则未作回应。

针对为何停站时厕所门未关闭的情况,T159次列车长周庆国表示,按照列车相关规定,停车3分钟以上,厕所才要求关闭使用,而T159只在东莞东站停留2分钟,厕所不用关闭。前一页[1][2][3][4][5][6][7][8]下一页“我记得以往坐火车,列车员都会在到站时把厕所门锁上,这次怎么就没关好呢?”卢先生认为,在东莞东站进站时,列车员工作失误没有关闭厕所门,因此铁路部门应当担责。

但让卢先生感到郁闷的是,25日当天列车方负责人来到了紫荆医院,给了他们2000元,但表示钱是借的,要求卢先生写欠条。“他说不能确定事故原因,要到单位向领导汇报,如果断指与列车运行无关,这钱要还给他们”。

昨日上午,青岛客运段青广车队负责人、T159次列车长等人来到医院,垫付了八千元医药费,并表示待丁翠兰治疗结束后,由医院出具明细治疗费用后再商议支付问题。不过,铁路方面没有明确表示事故方,并表示还需继续调查,对2000元“借款”的说法则未作回应。

针对为何停站时厕所门未关闭的情况,T159次列车长周庆国表示,按照列车相关规定,停车3分钟以上,厕所才要求关闭使用,而T159只在东莞东站停留2分钟,厕所不用关闭。前一页[1][2][3][4][5][6][7][8][9]下一页“我记得以往坐火车,列车员都会在到站时把厕所门锁上,这次怎么就没关好呢?”卢先生认为,在东莞东站进站时,列车员工作失误没有关闭厕所门,因此铁路部门应当担责。

但让卢先生感到郁闷的是,25日当天列车方负责人来到了紫荆医院,给了他们2000元,但表示钱是借的,要求卢先生写欠条。“他说不能确定事故原因,要到单位向领导汇报,如果断指与列车运行无关,这钱要还给他们”。

昨日上午,青岛客运段青广车队负责人、T159次列车长等人来到医院,垫付了八千元医药费,并表示待丁翠兰治疗结束后,由医院出具明细治疗费用后再商议支付问题。不过,铁路方面没有明确表示事故方,并表示还需继续调查,对2000元“借款”的说法则未作回应。

针对为何停站时厕所门未关闭的情况,T159次列车长周庆国表示,按照列车相关规定,停车3分钟以上,厕所才要求关闭使用,而T159只在东莞东站停留2分钟,厕所不用关闭。

首页前一页[4][5][6][7][8][9]

天蝎座
水瓶座
区块链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